i
   
 
三義鄉以前北部是平埔族打哪叭社居住的地區,南部則是巴宰海平埔族的移住地。全鄉都是原始森林,其中以樟木尤為茂盛。據文獻記載於清雍正年間有「淡水廳貓狸堡三叉河庄」的封域,但真正開墾則始於清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有潘大猷入墾南端,聚居於鯉魚潭一帶,現在鯉魚潭村「番仔城」相傳即是當年潘氏之部落所在地,同時另有少數廣東客家人進入雙連潭、拐子湖及魚藤坪等地,過著狩獵、採樟、伐木及防阻原住民襲擊的生活。其間亦有羅芳華、李文禮及張衍岳等陸續開闢三叉河(廣盛村老街)一帶。
 

清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銅鑼灣人李騰華等十五人組織股夥三十二股稱為「金華生」墾號,招募墾佃百戶,經麻薯舊社原住民同意,開墾三叉河(廣盛村),經營墾殖、製腦、製材、築巿街並設隘寮和隘丁,防患大湖地區原住民侵擾,其築之巿街稱為「三叉河街」。道光二十六年(一八四六)又有吳紹遠夥同五人,組成「金隆盛」墾號.向岸裡社屯辦潘清章,通事潘德和約墾雙草湖(雙湖村)一帶山林,並搭設腦寮、闢田種植,咸豐六年(一八五六)吳鳳能兄弟開發雙連潭(雙潭村)。同治五年(一八六六)楊清安開拓魚藤坪地區(龍騰村)。光緒九年(一八八三年)吳復初、楊清安和詹連潭等三人合墾三叉河。此後漢人入墾者日漸增多,由開始拓荒到光緒年間,經先民百餘年的揮汗墾闢,三義地區大多已被開發,居民日增,奠定日後立庄設鄉的基礎。

 

民國七十三年五月,中央研究院歷史研究所劉益昌等人,以四個月時間,在鯉魚潭水庫地區發現「伯公瓏」舊石器遺址共十二處,採集史前石器一O八件、陶片二九五件。鯉魚潭發現的史前遺物,在苗栗縣已出土的各處遺址中,是最豐富完整的一處。從各種石器和陶片等器物研判,住在景山溪河階台地的史前居民,他們的生活型態是以農為主,但兼有狩獵、漁撈等生活方式。另外從出土的器物質地來看,大多不是本地原產的,可見地們已經有遠距離的商業行為,或輾轉交往的情形。據考證以上所發現的史前遺物,約存在於兩千年前左右的黑陶文化到三、四干年前的彩陶文化都有,其中「伯公壟文化」年代約在三干七百年前到一萬年前,是台灣已發現的少數萬年先民遺址之一,足見本鄉先民開發之早,尚待進一步考究和探討。 (資料來源:三義鄉公所彙集政府機關之文獻)

茲列乾隆、道光、同治、光緒年間開發歷程簡表:如附件

巴宰族遷徙至鯉魚潭的勢力發展及日漸式微的經過
然而,巴宰族勢力儘管擴張足以建立廣闊的生活空間,但是從岸裡文書記錄內容來看,從康熙54年(1715)到乾隆42年(1777)短短60餘年間巴宰族從歸化時的3,368名僅剩2,000名。相反地,漢人卻在此片區域逐漸站穩腳步,到了光緒19年(1893),只剩下1,611人不到四分之一的戶口留在岸裡地域。
(一)被迫集體遷徙的理由
或許我們要問:一個逐漸擁有成熟的農耕技術的族群,為何會被迫大規模舉族遷徙,與中部其他族群共同遷往埔里盆地以及宜蘭或是三義鯉魚潭等地?包括衛惠林、程士毅、施添福等學者大致都認為與土地大量流失、負擔沈重徭役,以致族人無法謀生有關;而賴貫一則力持權力、利益分配不均,造成族群長期內耗,才是族群力量瓦解主因。
(二)巴宰族的遷徙行動
為了解決土地日益減少以及生計途窮的困境,巴宰族人陸續有族人離開居住地 冒險勘查合適的屯墾土地。
1.巴宰族三波遷徙行動
衛惠林指出,巴宰族三波遷徙行動,包括嘉慶8年底或9年(1804)初,潘賢文率千餘人跨越山嶺荒野,住墾宜蘭羅東(中部史料1983(3):187);道光3年(1823),巴宰族和中部其他族群等14社的通事、土目、屯弁等,約定在「界內山後東南勢溪頭」茅埔壹處開墾,促成道光4年(1824)隨中部其他族群遷入埔里;道光年間遷入苗栗三義鯉魚潭等,嘗試或直接遷徙事件,都可以看出集體遷徙行動已勢在必行。

 
 

三義鯉魚潭遷入紀事
(1)岸裡九社的祖遺山場
三義鯉魚潭一直是岸裡九社的祖遺山場,是捕鹿等山產重要生計來源。據潘氏後人口述,乾隆26年(1761)潘敦仔曾率壯丁入墾,道光25年(1845)由潘阿敦阿委帶領大社族人至鯉魚潭(taba)定居內社上下城,岸裡社遷徙行動中亦有部分族人於同治10年(1871)移居此處或再陸續遷移至埔里。

(2)漢、生番之侵擾事件
三義鯉魚潭早為岸裡社範圍且為重要維生領域,故多引來漢、生番之侵擾,曾有漢人劉立等人聚眾向岸裡通事及九社誘引屯墾無功後,以狡計勾引生番越過界線強行開墾,引發岸裡社民怨,清廷遂下旨允許通事潘裕元指認兇匪後由官府加以嚴懲。
從記載文獻史實來看,岸裡九社有一座祖遺山場「鯉魚潭」,是捕鹿等山產重要生計來源,但有漢人劉立等人聚眾向岸裡通事甲守及九社眾番甜誘屯墾無功而返後,竟行狡計勾引生番,越過界線至該處強行開墾,引發岸裡社民怨,故清廷派下旨令允許通事潘裕元等按名指廩,官府將依通事指認嚴辦。
可見鯉魚潭早為岸裡社範圍且為重要維生領域,因此多引來漢、生番之侵擾,因此,鯉魚潭為了防止外敵,便在田四周圍緊密地種植刺竹,防範弓箭、彈矢穿過;又在刺竹林四角設置了約兩層樓高的「望樓」(也就是瞭望台),觀察外界情勢,危急時可召集族人。當時,番仔城分成上下兩城,目前上城僅存潘玉妹老房子,
下城則是現在鯉魚潭教會附近,這條路現在稱為「上山下」。
(3)設置「望樓」:「櫃」
「望樓」又被鯉魚潭住民稱為「櫃」,鯉魚潭村現有地名三櫃、西湖村有八櫃、九櫃,即是從槍櫃意思演變而來。根據楊德遠訪問耆老所撰寫《鯉魚潭開拓史》
敘述, 櫃有兩層樓高, 裡頭放置武器以及火把, 當有外敵侵入時, 會依據危險程度燃放煙火,一把表示危險要發生了,兩把是危險正發生中,三把是極為危險,讓族人可快速判斷局勢予以救援。
根據楊德遠訪問耆老所得,曾有出草生番將巴宰人收割完捆束在田上的稻草束當作掩護前進偷襲,而造成多名族人傷亡,後來為了防止相同事件發生,族人割稻完就將稻草束放平,形成有別於漢人聚落的特殊景觀。
有所防範的鯉魚潭巴宰人後來在枕頭山上設置望樓,並且在城周圍種植刺竹林,卓蘭來的生番無法攻入,而望樓上燃燒的火把也迅速的讓城民得以防衛攻擊,岸裡大社人得以帶兵助守,讓卓蘭生番大敗而回。
巴宰族群也曾發生內訌,鯉魚潭曾因土匪來攻,示警卻未得到大社援救而慘遭掠奪,因死傷眾多且重要財物洗劫一空,只得退回原居住處大社。然而,大社此時卻正值內鬥,潘士萬與潘士興兄弟為了爭奪權勢,放任通事、商社胡作非為,並且將大頭目潘阿四老調遣至番亂為禍最深的鯉魚潭,造成潘阿四老憤走鯉魚潭自立門戶,潘阿四老當時遷居處即鯉魚潭國小附近,即現在的上山下。
由此可見,鯉魚潭地區開拓,應遠在乾隆時期中部平埔族大移民前。從大社來到鯉魚潭前後應有數批人,中部平埔族大遷徙只是延續發展。

 
 

三義鯉魚潭
歷史中的三義鯉魚潭被稱為「番仔城」,分成上下兩城,上城已成為 一片青綠稻田,目前僅存耆老潘玉妹等數戶老房子(上城舊址現為鐵皮屋),下城則位於鯉魚潭長老教會附近,為族人生活的主要聚落,農耕地 稻田散佈其間。
鯉魚潭多土角厝,麻竹蓋茅草的房子。過去為了防衛泰雅族人出草, 便種滿刺竹林來圍繞上下城,刺竹竹筒苦而有甘味;鯉魚潭現存大戶11戶,小戶27戶,部落中仍保有設跳達、製作捕魚竹簍、醃製魚給等傳統漁 撈生活方式,會製作魚簍的耆老有潘瑞貞、李金尚。

巴宰族於苗栗三義的發展現況:
苗栗縣巴宰族群協會
苗栗縣巴宰族群協會成立於民國92年(2003)8月1日,以祭典活動凝聚巴宰族群意識,推動母語傳承教育、重構、再現族群歷史、推廣民族工藝如漁撈竹編工具、阿拉粿米食等為重要工作方向。
從2003年開始協會每年舉辦牽田、走鏢祭典,以及古文物展示等活動,並持續於每週主日崇拜後教授母語以及傳統歌謠,積極以傳統歌舞參與地方節慶表演。
潘大州說,身為巴宰人,要扛起母語傳承、保存文化的責任;要會講巴宰話,讓語言成為生活的一部份;祖先智慧能夠繼續傳遞,才能擴大分享,進行族群間的深度交流,讓各族群和諧相處,這就是巴宰精神。他以巴宰精神作為推動族群運動的內涵。

 
巴宰族過新年 齊聚三義傳承文化 2015-11-14/原視新聞
 
 

Copyright © 2016 johappy information service Inc. All rights reser